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〇 黄永厚绘

士大夫喜欢禅宗,是因为他们一直很纠结。

纠结也不奇怪。我们知道,禅宗勃然兴起在唐,蔚然成风在宋。唐宋两代有什么特点呢?由于科举制度开始形成并走向成熟,中下层知识分子纷纷进入政界,官僚政治也正式取代了之前的贵族政治和门阀制度,而且定型。

唐宋在中华史上处于鼎盛时期,并非没有原因。

不过,这里面仍然有问题。

什么问题呢?

贵族是世袭的。只要不犯大错误,丢不了饭碗,也总能养尊处优。官员却是任命的。读书人可以平步青云,由布衣而卿相,也没准一落千丈,由显贵而潦倒。而且这种反差极大的变化就像顿悟成佛,也是分分钟的事。

怎样才能进退自如,便成了问题。

传统的说法是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但是兼济容易独善难。独善不但要有心理承受能力,也要有安顿之处和宣泄渠道,禅宗便恰好帮了他们的忙。

怎样帮忙呢?

达则做官,穷则参禅呀!

而且还可以一边做官,一边参禅。

切换频道,也是分分钟的事。

这不就是进退自如吗?

更何况,参禅非常好玩。

〇 黄永厚绘

苏东坡跟佛印禅师就经常一起玩。有一次他说:鸟宿池边树,僧敲月下门,可见和尚跟鸟是一对儿。

佛印回答:正是,就像贫僧跟学士您。

苏东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啊,这不是智力游戏吗?难怪士大夫喜欢。

没错,是游戏,也是参禅。

这在禅宗那里,就叫:

机锋

什么叫机锋?

机是机遇、机缘、机警、机要,锋当然就是锋利。也就是说,利用机缘巧合,借助含有机要秘诀的语言,或一言不发的动作,或超常规的手段,一刀刺将过去。

刺过去干什么?

让你开窍呀!

这是禅宗用来开悟的手段,所以也叫:

禅机

那么,禅宗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来开悟?

因为觉悟成佛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

比如梁武帝,就死不开窍。

其实这是一切众生的通病,就连某些号称禅师的人也未能免俗。唐末禅师祖印明,便曾这样向惠能叫板:

六祖当年不丈夫,倩人书壁自糊涂。

明明有偈言无物,却受他家一钵盂。

意思也很清楚:你既然已知菩提无树,明镜非台,四大皆空,万法皆无,何必还要夺人衣钵?如此知行不一,骂作糊涂已是口下留情,且看你如何对答?

回答很容易,反问一句就够了:你既然透彻了悟,又何必多管闲事?衣钵固然空无,是非何尝不是?更何况,知道色相是色相,色相就不是色相;明白空无是空无,空无就不再空无。如此,则衣钵的受与不受,有何区别?

呵呵,既明万事皆无物,何必管他受钵盂!

看来,这个和尚成不了佛。

这就要弄清楚,不能觉悟,原因在哪?

禅宗认为,问题出在一个字:

什么是执?就是一根筋,死心眼,不开窍,非在一棵树上吊死不可。执则迷,迷则不悟,叫:

执迷不悟

所以,觉悟的关键是两个字:

破执

问题是,破执就要一刀刺将过去吗?

是的,因为破执极难,它有三关:

我执、法执、空执

首先要破的,是我执。

我执就是执着于我,比如我看见、我听说。这时就要告诉大家,世上有我是因为有法,诸法造就了我,叫:

我由法生

能破我执,就是罗汉。

第二步,是破法执。

法执就是执着于法,以为法就是真相。这又错了。实相无相。我固然是空,法也不是真如,也是虚的。这就叫:

万法皆空

能破法执,就是菩萨。

再升级,得破空执。

空执就是执着于空,开口闭口说空无。但是,一口咬定空无,就是实相吗?不是,因为这还是把无当作了有。何况我是空,法是空,空就不是空吗?也是。这就叫:

空也是空

能破空执,就是佛。

但这很难。

什么叫“空亦是空”?

大乘佛教中观派的表述是:

非有,非无,非亦有亦无,非非有非无。

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:不是有,不是没有,不是又有又没有,也不是既没有有,也没有无。

所以,空亦是空,亦是不空。

请问,有几个人听得懂?

何况就算懂,也未必做得到。

比如法号玄机的唐代比丘尼。

玄机是浙江温州人,曾经去雪峰山挑战雪峰禅师。

雪峰问:师太从哪里来?

玄机答:大日山。

雪峰问:日头出了吗?

玄机答:出了就会融化雪峰。

雪峰马上知道来者不善,却只能忍住。因为这在禅门是常态,不但考验禅师的智商和修为,也能启迪智慧。

于是他换个话题说:敢问师太法号?

答:玄机。

雪峰又说:请问一天织多少布?

答:寸丝不挂。

说完,玄机便施礼告退。在她看来,这次挑战自己已经完胜。雪峰禅师想在她法号上做文章,故意把玄机的机说成是织布机。可惜呀可惜,雪峰没有想到,既然是玄机,当然就像菩提本无树,什么都没有,寸丝不挂啦!

哼哼,看他还有什么话说!

雪峰也不再搭话,只是客客气气地礼送玄机下山。然而走出山门才三五步,他就突然叫了一声。

雪峰说:玄机师太!

玄机问:什么事?

雪峰说:袈裟拖在地上了。

玄机马上回头看。

于是雪峰说,呵呵呵,好一个寸丝不挂!

哈哈,她并没有破执。

〇 黄永厚绘

这让我们想起了苏东坡的故事。

有次,苏东坡写了则示法偈给佛印看,最后两句是:

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。

所谓八风,就是八种影响情绪的原因,比如毁誉。

八风吹不动,当然境界极高。

佛印看完,批了两个字:放屁!

东坡大怒,坐船过江去找佛印理论。

佛印却呵呵一笑:八风吹不动,一屁过江来。

哈哈,苏东坡也没有破执。

破执,忘我,岂非很难?

当然很难,所以要想办法。

那么,破执的手段什么呢?

敬请阅读易中天著黄永厚图《禅的故事》。

《禅的故事》

读禅越多,就越聪明

帮助我们认识自己

对抗孤独、缓解焦虑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易中天

易中天

145篇文章 2小时前更新

知名作家、学者、教育家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