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曹操迎奉天子迁都许县以后,拥有了最大的政治资本和人力资源。于是,他一手举旗子,一手拔刀子,试图以此号召天下,号令诸侯,荡平四海,一统九州。这当然并不容易,也不可能十分顺利。在这场艰苦卓绝的斗争中,曹操好几次差一点就全军覆没,死于非命。那么,是什么原因,使得他能够化险为夷、转败为胜;又是谁,鬼使神差般地来到他身边,给了他关键性的帮助呢?

前面我们讲到,汉献帝建安元年(公元196年)曹操做了两件大事,一是迎奉天子迁都许县,二是实施了屯田制度。前者使他在政治上占据了优势(奉天子以令不臣),后者使他在经济上获得了丰收(得谷百万斛)。天子所在且丰衣足食的许都成为人心所向,许多人便都来依附曹操。包括当时还不显山不露水的刘备,也带着关羽和张飞前来投奔。于是,拥有了雄厚政治资本而且人才济济、粮饷充足的曹操,便开始了他的征伐。

事情一开始出奇地顺利。汉献帝建安二年(公元197年)春正月曹操南征,盘踞在宛城(今河南省南阳市)的张绣向曹操投降。这个时候,距离曹操实行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的战略才不过一两个月。刚刚拔出刀子,就兵不血刃地获得了胜利,曹操不免有些飘飘然,行为也不检点,举措也不推敲。据《三国志·张绣传》正文及裴松之注引《傅子》,这时他做了两件不该做的事。一是强纳张绣的婶婶(即张济的妻子)为妾,这让张绣感到屈辱(绣恨之);二是拉拢张绣的贴身部将胡车儿,这使张绣感到威胁(疑太祖欲因左右刺之)。曹操听说张绣不满,恐怕变生不测,便也起了杀心(太祖闻其不悦,密有杀绣之计),但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(计漏)。于是,张绣便突然反叛,在曹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把他打得落花流水。长子曹昂(曹操最中意的接班人)、猛将典韦(曹操最贴心的亲兵队长),还有一个侄子曹安民,均在战斗中身亡,曹操自己也中了箭伤,差一点就死于非命。

具体策划这次反叛行动的是张绣的谋士贾诩。贾诩,字文和,武威人,据说是张良、陈平一类的人物,实际上也堪称三国时代一等一的奇才、怪才和鬼才。他的字是“文和”,而他的“历史使命”却好像是“乱武”(这是作家周泽雄先生的发现)。《三国志·贾诩传》对他早年的“乱武”勾当,有详尽的记载。比如李傕和郭汜劫持皇帝祸乱国家,就是他造的孽。董卓被王允和吕布刺杀后,李傕和郭汜见大势已去,心灰意冷,准备解散队伍,抄小路逃回老家。贾诩却把他们拦住,说你们“弃众单行”,一个小小的亭长就能把你们捉拿归案,不如重新集结队伍,杀回长安,为董卓报仇。事情成了,你们可以“奉国家以正天下”;事情不成,你们再走不迟呀!李傕和郭汜一听有道理,就杀了回去,结果是国家、皇帝和人民再次遭灾。不过贾诩倒是有自知之明。李傕和郭汜要给他封侯,贾诩说:“此救命之计,何功之有?”拒不接受。李傕和郭汜又要拜他为尚书仆射(音业),贾诩又说:“诩名不素重,非所以服人也。纵诩昧于荣利,奈国朝何!”结果李傕和郭汜又敬重他又害怕他。贾诩自己呢,大约也觉得罪孽深重,便利用自己的影响,尽可能地遏制李傕和郭汜,制止了他们不少罪行,保护了不少大臣,也算是将功补过吧!

天子离开长安以后,贾诩就辞去官职,辗转来到张绣军中,张绣对他执后辈礼。张绣准备反叛曹操,贾诩就帮他设计。据《三国志·张绣传》裴松之注引《吴书》,当时张绣采纳贾诩的计策,对曹操说部队要移动一下,又说军车少,载重多,请求允许让军士们把铠甲都穿在身上,武器都拿在手中。曹操没有怀疑,照准。结果张绣的部队路过曹营的时候,发动突然袭击,打得曹操措手不及,落荒而逃。

面对这次惨败,曹操并未诿过于人,更没有追究主张接受张绣投降的人,而是自己承担了责任。据《三国志·武帝纪》,曹操对诸将说,我已经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,我下回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(诸卿观之,自今已后不复败矣)。当然,曹操的检讨,并不到位。他说他这次失败的原因,是忘了让张绣交出老婆孩子做人质(失不便取其质)。这仍然是给自己打圆场。但是,能够不赖别人怪自己,就有进步的可能。汉献帝建安二年(公元197年)冬十一月,曹操再次南征张绣,果然大获全胜。张绣成了丧家之犬,也南奔逃到穰(音瓤)城(今河南省邓州市)去了。

不过,一个人要成熟,也没有那么快。汉献帝建安三年(公元198年)三月,曹操第三次南征张绣,就出师不利,又差点栽了个大跟头。这次南征,许多人是反对的。据《三国志·荀攸传》,时任军师(参谋)的荀攸就对他说,现在张绣和刘表虽然在贾诩的撮合下结成了联盟,但这两个人是同床异梦的。张绣要靠刘表供应粮草,刘表又不能供,他们迟早要分道扬镳。不如等一等,他们就不战自败(不如缓军以待之,可诱而致也)。如果逼急了,刘表一定会来救援。可惜曹操不听,结果困于穰城,刘表也果然出兵,曹操只好撤退。

〇 曹操 方佳翮绘

曹操一撤退,张绣就高兴了,立马派兵去追。贾诩说,追不得,追则必败。张绣哪里肯听?结果大败而归。贾诩说,现在可以追了。赶快去,必胜无疑。张绣听得目瞪口呆,说刚才不听先生的话,才落得这么个败局。现在败都败了,还追什么追?贾诩说,情况变了,你追就是。快去!张绣将信将疑,收拾残兵败将,又追了过去,果然大胜。这下子张绣百思不得其解了。张绣说,刚才以精兵追退军,先生说必败;现在以败兵追胜军,先生又说必胜。每次都像先生预料的那样,张绣实在想不通。

贾诩说,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将军虽然善于用兵,实话实说,还是不如曹操。曹操既然决定撤退,必定亲自断后。将军的兵虽然精,但将军的将既不如曹操,曹操的兵也很精锐,所以将军必败。然而,曹操攻打将军,既无失策,又未尽力,不战而退,必定是大后方出了问题。他既然打退了将军的追兵,必定轻车速进,放心赶路,留下断后的将领军队就不是将军的对手了,所以必胜。

这番话,说得张绣如醍醐灌顶,茅塞顿开,不能不心悦诚服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我读《三国志·贾诩传》这段文字,也不能不拍案叫绝。

贾诩果然料事如神。曹操匆忙撤退,确实是后院起火。据《三国志·武帝纪》裴松之注引《献帝春秋》,原来曹操接到情报,说袁绍的谋士田丰建议袁绍趁曹操南征之机,突袭许县,“挟天子以令诸侯,四海可指麾而定”。这当然是天大的事,曹操不能不放弃张绣。不过,正如贾诩之所估计,曹操是撤退,不是溃退,而且是有计划、有组织、有步骤地有序撤退,因此在撤退的过程中还是杀了个回马枪。当时的情况十分危险。后面有张绣追杀,前面有刘表拦截,可谓腹背受敌。然而曹操却胸有成竹。《三国志·武帝纪》说,当时曹操写信给留守许县的荀彧说,别看贼寇追我,害得我只能日行数里,但用不了多久,等我走到安众(今河南省镇平县东南),就一定能克敌制胜。

曹操写这封信的目的,当然是要给留守许县的荀彧吃一颗定心丸,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的安危,全力以赴准备迎击袁绍。不过曹操也确实是稳操胜券。曹操班师回朝以后,荀彧问他为什么会有必胜的信心。曹操说,贼寇追我退兵,这就是把我们逼到死路上了,我军必定拼死一战。置于死地而后生,置于亡地而后存,因此我料定必胜。

袁绍却没能抓住这次机会。他的兵马受到黑山农民军和公孙瓒的牵制,动弹不得,曹操一场虚惊。和张绣的战争,应该说也是打了个平手,双方各有胜负。可以说,曹操这次南征,不能算是赔本生意,好歹也是持平,何况在撤退的过程中还充分表现了自己的军事天才。但曹操并没有自鸣得意。他对荀攸检讨说,不听先生之言,以至于此。

实际上,扬人责己,也是曹操的一贯作风。公元207年(汉献帝建安十二年),曹操北征乌桓大获全胜。回师的路上,走到冀州时,天寒地冻,荒无人烟,连续行军二百里不见滴水,军粮也所剩无几,“杀马数千匹以为粮,凿地入三十余丈乃得水”。回到邺城后,曹操下令彻查当初劝谏他不要征讨乌桓的人。大家不知为什么,人人自危,曹操却一一予以封赏。曹操说,我这场胜利,完全是侥幸。诸君的劝阻,才是万全之策。因此我要感谢诸位,恳请诸位以后还是有什么说什么,该怎么讲还是怎么讲,不要有什么顾虑(后勿难言之)。这事是记载在对曹操不太友好的那本《曹瞒传》当中的,应该说靠得住。

其实早在这一年的二月,曹操就曾发布《封功臣令》,说我起义兵,诛暴乱,于今已十九年了,战必胜,攻必克,征必服,难道是我的功劳?全仗各位贤士大夫之力啊!

打了败仗检讨自己,打了胜仗感谢别人,而且感谢那些劝他不要打这一仗的人,这种胸襟和情怀,和袁绍、袁术之流真不可同日而语。曹操真不愧为大气磅礴和襟怀坦荡的大英雄。事实上,正是这种非凡的气度和超人的胆识,以及扬人责己的一贯作风,使他战胜了一个又一个敌人和对手,凝聚了一个又一个勇将和谋臣,也是他一次次转败为胜、化险为夷的原因之一。这种气度和胆识是有号召力和凝聚力的。于是,就连曾经背叛过他的张绣,也于汉献帝建安四年(公元199年)十一月再次向他投降。

张绣的第二次投降,也是贾诩的主意。据《三国志·贾诩传》,当时袁绍和曹操即将决一死战,双方都在争取中间力量。袁绍派人来招纳张绣,贾诩却力主去投靠曹操。贾诩自作主张地对袁绍的使者说,麻烦足下回去告诉袁本初,他们兄弟尚且不能相容,还容得下天下国士么?此言一出,张绣当场就吓得面如土色,惊问道:你怎么这样讲?但是贾诩讲都讲了,而且是实话。于是张绣悄悄地问贾诩,你现在一点面子都不讲,就把袁绍的使者打发了,我们怎么办?贾诩说好办得很,我们去投靠曹操。张绣说,袁绍强大,曹操弱小,和我们又有前嫌,怎么还去投靠他?贾诩说,正因为如此,才应该投靠曹操。

第一,曹操“奉天子以令天下”(请注意贾诩的说法也是“奉天子”而不是“挟天子”),政治上占有优势,投靠曹操名正言顺,此为有理。

第二,袁绍人多势众,曹操人少势弱,我们这点人马,在袁绍那里微不足道,对于曹操却是雪中送炭,必被看重,此为有利。

第三,但凡有志于王霸之业者,一定不会斤斤计较个人恩怨,反倒会拿我们做个榜样,向天下人表示他的宽宏大度和以德服人,此为有安全。因此将军尽管放心。

〇 袁绍 方佳翮绘

贾诩的估计完全不差。张绣一到,曹操就亲亲热热地拉着他的手(执其手),为他设宴洗尘(与欢宴),并立即任命张绣为扬武将军,封列侯。为了进一步表示自己的诚意,曹操还为自己的儿子曹均娶张绣的女儿为妻,两人成了儿女亲家,和当年刘邦在鸿门宴之前对待项伯一样,极尽笼络之能事。至于过去的恩恩怨怨,当然也只字不提,从此,张绣成为曹操麾下一员勇武的战将,贾诩则成为曹操身边一个重要的谋臣。在接下来的官渡之战中,他们都立下了汗马功劳。《三国志·张绣传》的说法,是“官渡之役,绣力战有功”。至于贾诩的贡献,我们后面还要讲到。

张绣其实是稀里糊涂投降的,曹操和贾诩却心如明镜,心照不宣。这两个人实在是太懂政治了。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:天下的争夺,归根结底是人心的争夺。得人心者得天下,失人心者失天下。而要争取人心,就必须有一个宽宏大量的气度和一个既往不咎的政策,哪怕是装,也要装得像回事。这就需要有一个典型,一个样板,一个榜样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它比说多少好话都管用。张绣就恰恰是一个做榜样当典型的最好材料。他和曹操有过多次交手,而且每次都把曹操打得落荒而逃。他和曹操有着深仇大恨,而且是投降了又叛变的人。这样的人,都能为曹操所容,还有什么人不能容呢?这样的人,都能为曹操所信任,还有什么人不能信任呢?相反,袁绍连自己的弟弟都不能信任,还能指望天下人归顺依附吗?

张绣来得也很是时候。曹操其时,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才刚刚三年,天下不服的人不可胜数。他自己在社会上的名声也不太好。后来陈琳代袁绍起草的讨曹檄文,就把他骂得狗血淋头,说他从来就不讲道德,只不过鹰爪之才,甚至说“历观古今书籍,所载贪残虐烈无道之臣,于操为甚”,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坏蛋大流氓。此类文章,历来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其中难免诬蔑不实之处,但有些事,恐怕也非空穴来风,曹操自己也有口难辩,说不清楚的。比如他的杀边让、屠徐州,就是洗刷不掉的污点。汉献帝初平四年(公元193年)秋,曹操亲提大军,直扑徐州,为被徐州牧陶谦部将张闿(音凯)抢劫并杀死的父亲曹嵩和弟弟曹德报仇。陶谦逃进郯城(今山东省郯城县),曹操便拿徐州人民出气,纵兵扫荡,滥杀无辜,仅一次就在泗水边“坑杀男女数万口”,连泗水都被尸体堵塞,为之不流。徐州地区许多城池“无复形迹”,不但没有人影,连鸡犬都杀光了,简直就是惨绝人寰。所以后来曹操打算再次征讨徐州的时候,荀彧就断言徐州军民一定会拼死抵抗,决不投降,因为上次杀的人实在太多。确实,曹操这一回,也报复得太过分了。陶谦即便罪大恶极,也顶多杀了他本人或他那一伙,关老百姓什么事呢?如此滥杀无辜,岂非丧心病狂?

因此,曹操实在很需要有一个机会,来展示自己的博大胸怀和高尚情操;很需要有一个典型,来证明自己的容人之量和仁爱之心。张绣此时送上门来,真使他喜出望外。因此他不但立即表现出尽释前嫌,而且始终如一地表现出对张绣信任有加,给予的封赏也总是超过其他将领。张绣最后封到二千户,而其他人没有超过一千户的。

当然,曹操树的这个样板,后来似乎也遭了报复。八年后,张绣随曹操北征乌桓,还没到地方就死了,死因不明。《魏略》说是被曹丕吓死的。张绣为了讨好曹丕,曾多次请他聚会,没想到曹丕竟然发怒说:你杀了我哥哥,怎么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见人呢!张绣“心不自安,乃自杀”。此案甚为可疑,姑不论。但他的儿子张泉被杀,则是事实。张泉是因牵扯到魏讽谋反案中被杀的。据说此案“连坐死者数千人”,时间则在建安二十四年(公元219年),距离张绣投降已经二十年。这是曹操生前最后一次大清洗,下手的人又是曹丕。

现在已无法查明张泉是怎样卷进此案的。第一种可能是张泉因曹丕逼死了父亲,心怀仇恨或心存恐惧而加盟魏讽叛党。第二种可能是曹丕因有间接谋杀张绣之嫌疑,畏惧张泉报仇,干脆逼人谋反,杀人灭口。第三种可能则是曹丕并未逼死张绣,但也深知曹操笼络张绣,完全是出于政治需要,杀子之仇是不会忘记的。报复既然无法施加于张绣,那就拿张泉来抵罪。总之,张泉之死,很有可能是冤案,或是被逼上梁山。事实上,曹操这个人的报复心是很重的。而且,报复起来,一点都不手软。谁要以为曹操不会报复,那就算他看错了人。只不过,能够忍到二十年以后再报复,也不愧为“奸雄”了。

但是曹操和曹丕对贾诩却一直很好。事实上,在这场事变中,最受益的是曹操。张绣只不过找到了一个出路,贾诩也只不过找到了一个归宿,曹操却捞到了一大笔政治资本。所以,曹操对贾诩,和他对张绣是不一样的。对张绣,是既拉拢又防范,但装作不防范;对贾诩,则是既感激又欣赏,而且是真感激真欣赏。张绣来投降的时候,曹操拉着贾诩的手感激地说,使我大大取信于天下人的,就是先生了(使我信重于天下者,子也)。这不是客套,而是真话。因为曹操确实感激他雪中送炭,欣赏他谋略过人,因此后来就连立储大计,也要和贾诩密谈。这就不再是为了示人以德,而是真诚地引为知己了。

 实际上,贾诩可能是三国史里最聪明的人。三国时代的那些谋士和名人,很多人结局都不好。就说曹操这边的人吧,有的早夭(如郭嘉),有的反目(如毛玠),有的神秘去世(如荀彧),有的死于非命(如许攸),贾诩却安然无恙,寿终正寝。他为曹氏集团服务了两代人,在文帝曹丕朝官居太尉,七十七岁去世,谥曰肃侯,结局比许多人都好。

贾诩的聪明,明就明在他洞悉人性,总能看透对方的心思。据《三国志·贾诩传》,贾诩在把李傕和郭汜这两只“西北狼”引进长安后,并没有同流合污,而是择机离开了他们。离开长安后,贾诩先是投靠段煨(音威),后是投靠张绣。离开段煨的时候,有人问他,说段煨对先生那么好,先生为什么还要走?贾诩说,段煨这个人的特点是多疑。他对我客气,正说明他对我防范,怕我取而代之,因此总有一天会对我下手。现在我离开他,他一定如释重负。段煨是个很孤立的人,希望能有外援,必定厚待我的家人。张绣没有谋士,也希望我能去。这样,我自己和我家人就都安全了。后来,事实正如贾诩之所预料,张绣对他言听计从,段煨对他的家人也礼遇有加。我们看贾诩为别人出谋划策,总是料事如神,秘密就在这里。很多人上《三国演义》的当,以为世界上真有什么“锦囊妙计”,其实哪里有?料事如神者,实际上是料人如神。所以,琢磨计谋是没有用的,你还是琢磨人性吧!

知人者也自知。贾诩投降曹操以后,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,知道像自己这样多谋善断的人,对任何君主都既是利用对象又是危险人物,何况还是个“叛徒”?因此为人处世都十分低调。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,很少出谋划策,也不呼朋引类,就连为子女缔结婚姻也不攀附豪门(诩自以非太祖旧臣,而策谋深长,惧见猜疑,阖门自守,退无私交,男女嫁娶,不结高门),尾巴夹得比谁都紧。贾诩真是聪明人。

现在看来,贾诩这个聪明人一生最出色的一件事,就是促成张绣降曹了。此事真可谓鬼使神差,而张绣降得也正是时候。就在几个月前,袁绍集结了十万精锐部队,向许都方向挺进,而曹操的军队也在两个月前驻扎官渡,一场决定当时中国命运和前途的战争即将打响。那么,这是一场怎样的战争呢?

本文节选自《品三国》

第八章 鬼使神差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易中天

易中天

145篇文章 2小时前更新

知名作家、学者、教育家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