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易中天 > 易中天:父亲对儿子,就该冷淡吗?

易中天:父亲对儿子,就该冷淡吗?

孔子有两个学生,很特别。

特别生一个叫孔鲤,另一个叫陈亢。

孔鲤是老先生的独生子,字伯鱼。陈亢却没有被司马迁列入孔门弟子名单,应该是粉丝。而且,就像所有追星族一样,他对孔夫子的言行举止十分好奇,也十分关心。

有一天,陈亢遇到了孔鲤。

这可是天赐良机,陈亢当然不肯放过,便赶紧向比自己年长一辈的孔鲤提出问题。他说:伯鱼先生,您在老先生那里,应该也多少听到过些特别的教导吧?

孔鲤说:没有呀!

接下来,孔鲤讲了两件事。

 

尝独立,鲤趋而过庭。

曰:学诗乎?

对曰:未也。

不学诗,无以言。

鲤退而学诗。

他日,又独立,鲤趋而过庭。

曰:学礼乎?

对曰:未也。

不学礼,无以立。

鲤退而学礼。

 

趋,就是小步快走,表示恭敬。

庭,则是建筑物台阶前的空地。

趋而过庭,即小步快走通过庭院。

只不过,孔鲤在趋而过庭时被叫住训话了。

所以,后世便把接受父亲的教诲叫做趋庭。

把受教于父亲叫做过庭。

父亲的教诲则叫做庭训、庭闻、过庭语。

现在我们来讲这个故事。

〇 胡永凯绘
 

某天,孔子一个人站在庭院里,孔鲤恭恭敬敬迈着碎步从他面前走过,结果被孔子叫住。

孔子问他, 学诗了吗?

孔鲤回答,还没有。

不学诗,就不会说话。

于是孔鲤退了回去,开始学诗。

又一天,孔子又是一个人站在庭院里,孔鲤又迈着碎步从他面前走过,结果又被叫住。

孔子问他,学礼了吗?

孔鲤回答,还没有。

不学礼,就不会做人。

于是孔鲤退了回去,开始学礼。

孔鲤告诉陈亢:我听到的,就这两条。

陈亢却非常兴奋。他说:我只问一个问题,就得到了三个答案:知道要学诗,知道要学礼,还知道了作为君子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儿子。

该怎样呢?

原文只有一个字:远。

或者说:君子远其子。

什么叫远?

疏远吗?

冷淡吗?

为什么?

说法五花八门。有人说是因为角色分工不同:严父慈母嘛!也有人说是为了保证父道尊严。父子之间过于亲热,就会没大没小,不成体统。

所以,必须保持距离,不能腻。

结果怎么样呢?

那些不会做爹的便整天端着架子板着脸,见了儿子不是训斥便是打骂,毫无父爱可言,就像《红楼梦》里贾宝玉的父亲贾政。没错,那正是个伪君子。

 

〇 《红楼梦》影视素材
 

事实上,这种做派不但虚伪,而且愚蠢。

我们知道,一个人的健康成长,可是既需要母爱也需要父爱的。缺少任何一方面,都会有问题。何况父子之间不像母子,原本就关系微妙。男孩进入青春期以后便更是如此,弄不好就会反目为仇。这时你还来个“君子远其子”什么的,岂非雪上加霜?

那么,正确的处理方式是什么?

亲密有间

也就是说。

既充满父爱,又保持距离。


孔子对待孔鲤便多半如此,至少没有证据表明他会像贾政那样。我们不知道那“庭训”是什么语气。但从内容看,应该是温和平实的,因为说那些话完全犯不着声色俱厉。至于不给儿子开小灶,则不过是当老师的对学生一视同仁,再说他家也没有独门绝活要秘传。

其实“君子远其子”只是陈亢的说法,理解为冷若冰霜更是大错特错。

要知道孔子是主张中庸的,他认为事情做过头就等于不到位,叫:

 

过犹不及

那么,把父子关系弄得像敌人或路人,算什么?

当然,溺爱也不对,也是过。

既不疏远也不溺爱,才叫中庸之道。

道理也很简单:

没有父爱就没有健康,没有距离就没有原则。

〇 胡永凯绘
 

但,仅仅这样说,还不够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继承文化遗产,必须进行现代阐释。按照现代文明的观点,孩子不是任何人的私有财产,更不是工具和奴隶。他们首先是人,其次才是你的孩子。

让孩子成为真正的人,才是父母的天职。

那么,真正的人,有标准吗?

有。

是什么?

独立人格,自由意志。

为什么是这两个标准呢?

道理很简单:

没有独立人格,就是奴隶;

没有自由意志,就是木偶。

〇 胡永凯绘
 

所以,各位家长请注意:

这两条要是没了,你的人生将连同他的一并失败。

也就是说:

有间不是疏远也不是冷淡,而是尊重。

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会的。

那么,怎样尊重?

人格既然独立,就不能非法侵入。

这就要:

尊重隐私

意志既然自由,便不能强行干预。

这就要:

尊重选择

当然,父母家长对未成年人有监护权,对已成年人有建议权。但,监护不是管制,建议不是命令。父母亲甚至可以这样说:孩子,你有权做出选择,但你做出的任何选择都将由你自己埋单。

这就是尊重,也是真正的爱。

在尊重的前提下去爱,就叫亲密有间。

父子如此,夫妻和情侣也一样。

 



推荐 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