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易中天 > 易中天:鲁智深是见义勇为,还是寻衅滋事?

易中天:鲁智深是见义勇为,还是寻衅滋事?

现役军官打死了个体户

〇 拳打镇关西

图片来源 人民美术出版社《水浒》连环画

 

鲁智深把镇关西打死了,只用了三拳。

不过,那时他还不叫鲁智深,叫鲁达。

这个鲁达是什么人?

渭州经略府提辖。

经略,是“经略安抚使”的简称,在宋代是一路或者一州的军政长官。

提辖,则是“提辖兵马”的简称,职在军事训练、抓捕盗贼和维持治安。

所以,鲁达是现役军官。

他所属的部队,则兼有边防军和武警的性质。

但为了方便读者,我们不叫鲁达,叫鲁智深。

 

镇关西呢?什么人?

杀猪卖肉的屠户,鲁智深管他叫郑屠。

郑屠的店铺,有两间门面,两副肉案,十来个刀手,郑屠本人也在门前柜台里坐着。按照现在的标准,只能算个体户,顶多小微企业的业主。

所以,拳打镇关西,就是现役军官打死了个体户。

这个背景,对于如何看待此案非常重要。

 

算不算防卫过当

 

再看现场。

这一架,谁先动武?

郑屠。

按照施耐庵的描述,当时郑屠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的尖刀,托地跳将下来。见鲁智深拔步在当街上,便右手拿刀,左手来揪鲁智深,不料被鲁智深就势按住,一脚踢翻,再踏住胸脯,在鼻子上狠狠地打了一拳。

这个,可以算正当防卫吧?

看起来是的。

我们必须注意,当时鲁智深赤手空拳,郑屠手持凶器。而且,挨了这拳以后,郑屠手上那把尖刀才被丢在一边,失去了伤害能力。

但是没完,鲁智深又打了两拳。

第二拳打在眼眶上,第三拳打在太阳穴。

三拳下去,那厮口里只有出的气,没了入的气。

那么,这算不算防卫过当?

大约是的。

诸位有兴趣,可以问问法学家。

宋代法律怎么规定,要查。

但即便防卫过当,也即便是现役军官,打死了人还是要吃官司的,这点法律常识鲁提辖还有,于是骂了通“你诈死”之类,便匆匆忙忙畏罪潜逃了。

结果大家都知道,他出家做了和尚。

从此改名鲁智深。

〇 水浒叶子 鲁智深

如果上了法庭,又怎么样呢?

恐怕还有一项罪名在等着他。

 

算不算寻衅滋事

 

鲁智深与郑屠无冤无仇。

他来肉铺,也声称是买肉的。

郑屠见鲁提辖来了,慌忙出来行礼,又让手下拿凳子来请他坐。

鲁智深开口便说,自己奉了经略相公钧旨,要十斤瘦肉,切成臊子,不能有一丁点肥的在上面,还不要他手下那些腌臜厮们动手,得郑屠自己切。

自古以来民怕官。郑屠听了哪敢怠慢,亲自挑了十斤瘦肉,细细地切成臊子,整整用了半个时辰,也就是一个小时。然后用荷叶包了,问要不要叫人送去。

从商业的角度讲,这个服务要算到位。

鲁智深却没完,说还要十斤肥肉,也细细地切成臊子,不要有一点瘦肉在上面。这其实已是无理要求,郑屠只是问了句做什么用,被鲁提辖瞪着眼睛怼回,只好耐着性子低三下四自己去切,又是一个小时。

其他顾客见状,都不敢过来。

郑屠腰酸背痛,满头大汗,正经生意也耽误了。

然后,又是用荷叶包了,问要不要叫人送去。

鲁智深却说,再要十斤寸金软骨,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,不要见些肉在上面。

天底下哪有这种需求?

郑屠便笑道:

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?

 

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鲁智深马上说,正是。

然后拿起两包臊子,劈头盖脸打将过去,就像下肉雨。

这个动作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很强。

那郑屠号称镇关西,好歹也是有脾气的,哪里受到了?

忍无可忍,这才拿起了剔骨尖刀。

请注意鲁智深的原话:

洒家特地要消遣你!

寻衅滋事,可以说是不打自招。

作为现役军官,这样对待个体户,还有点仗势欺人。

但,好像没谁说他不对。

所有人都说,拳打镇关西,太痛快了。

 

算不算见义勇为

 

郑屠这家伙,确实不是个东西。

说起来此人也就是个屠户,并没有证据显示他是涉黑势力。不过宋代商人的地位高,也可以称为郑大官人。他看中了金翠莲,买她作妾。这虽然为现代社会所不容,但在古代,却是合法买卖。

然而这郑屠实在太坏。

说是买妾,却分文未付,就把女孩子霸占了。

后来,大老婆不容,又将人家扫地出门。

这就等于欺负了人家两回。但是对于金翠莲父女,事已至此,大约也就只好罢了。那厮却还要追讨金家没有收的钱。这样讹诈,岂非欺人太甚?

难怪鲁智深听了,当时就要打死那厮。

打了没有呢?

没有,被史进和李忠死死劝住。

其实鲁智深也明白,打死郑屠帮不了金翠莲父女。告官同样没用,因为郑屠买妾是虚钱实契:卖身钱没给,卖身契实实在在。你让官府怎么判?

且不说那镇关西,也不是吃素的。

所以,鲁智深掏了五两银子,又让史进添了十两。第二天清早,他又去金翠莲父女住的店里送行,先是打得店小二不敢轻举妄动,后是在店门口坐了四个小时。金翠莲父女是雇了车的,这么多时间足够他们远走高飞。

花和尚鲁智深,可不是莽汉。

不过,这不能叫见义勇为,得叫菩萨心肠。

眼见得金家父女逃出虎口,这才去打镇关西。

人,不是已经救了吗?打那家伙干什么呢?

出气。你看鲁智深怎么说:

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,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,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。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,狗一样的人,也叫做镇关西?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?

 

看看,有问题了吧?

有人就说:三拳打死郑屠户,是因为他胆敢自称镇关西。

请问,这是为金翠莲出头,还是为自己出气?

都是,因为那气是郑屠欺负金翠莲惹出的。

正如押沙龙所分析:

这时鲁智深并不知道镇关西是谁,可他已经决定要管这件事了,否则他也不会出口就问双方的住址。在《水浒传》人物里,鲁智深的心地可能是最光明的。

那么,如果镇关西当真配叫镇关西呢?

我认为,仍然会管,但是管法会不一样。

怎么管呢?

这可不知道。

其实就连拳打镇关西,鲁智深也没准备往死里打。所以,郑屠死了,他自己倒先吃了一惊:俺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,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。

但,打的心早就有了。

弄清楚郑屠的身份后,鲁智深就说:

这个腌臜泼才,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,却原来这等欺负人。……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。

 

不过,这时要打,跟后来去打,是不同的。

听了金翠莲的诉说要打,是路见不平一声吼。

送走了那父女二人,还要再打,有三个目的:

#警告郑屠不得去追金翠莲父女。

#告诉其他人,不平之事有人管。

#为自己出口鸟气。

 

毕竟,头天晚上他气得没吃饭。

好吧,打就打,消遣他干什么呢?

因为要痛打。下狠手打一个人,没有满腔仇恨,手是伸不出去的。就连职业杀手对素不相识的,也只能暗杀,很少痛打。鲁智深却必须痛打,还要打给所有人看。这就要调动仇恨,光靠为金翠莲出头的正义感是不够的。

郑屠虽然可恨,毕竟没有伤害到自己。

自己到肉铺去,郑屠也肯定笑脸相迎。

拳头不打笑脸,怎么能痛打?

但,那“腌臜泼才”拎把剔骨尖刀来,就两样了。

恨意顿起,且有好处:后动手的嘛!

再骂狗一样的东西怎配叫做镇关西,恨意又加。

然后问他如何强骗了金翠莲,恨意满满。

结果,打死了。

这能叫见义勇为吗?

好像不能,顶多叫除暴安良。

可惜就连这,也不好说。安良是的,除暴难讲,因为我们不知道那郑屠还有没有别的罪行,是不是黑恶势力。

然而看过这故事的,几乎无不拍案叫好。

掌声的后面,是埋在心底的一句话:

正义不能缺席,也不能迟到。

 

当然,如何实现,是另一回事。

古代和现代,也不一样。

按照现代法治观点,这件事该怎么看待?

推荐阅读罗翔《法治的细节》。

 



推荐 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