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易中天 > 易中天:倡廉要靠好人,反腐就还得靠别的

易中天:倡廉要靠好人,反腐就还得靠别的

答《廉政瞭望》记者曾勋

〇海瑞(方佳翮绘)

 

海瑞得罪的

是整个官僚集团和上流社会

 

廉政瞭望:您在“易中天中华史”最新一卷《严嵩与张居正》中谈到,海瑞升调右佥都御史,外放应天巡抚时,曾颁布《督抚条约》整顿吏治。这场廉政风暴遭到大部分官员抵制,他也处处遭到排挤。到最后,他的一切廉政措施对地方和整个王朝的吏治影响微乎其微。海瑞立起来的清官形象是夺目耀眼的,而他的历史处境可以说是悲剧性的。历史上另外那些有名的清官也都差不多。在您看来,这种悲剧性的根源是什么?

 

易中天:我们先谈直接原因,好吗?

 

廉政瞭望:请讲!

 

易中天:第一个原因,是海瑞的性子太急了。急也可以理解。一是当时的贪官污吏弄得地方上民不聊生,他看不下去。二是海瑞年纪不小,耽误的时间太多,必须只争朝夕。三呢,哈哈,改革家都是急性子,比如王安石。不过,中国有句老话,事缓则圆。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正本清源,又岂能靠一日之功?

 

廉政瞭望:第二个原因呢?

 

易中天: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。海瑞是理想主义者,明清两代官员的俸禄却非常之低,低到“一月俸不足五六日之费”的程度,不弄点外快就活不下去。你总不能要求大家都跟海瑞一样,只有母亲过生日才吃餐肉吧?所以朝廷对地方官多收一点附加税,其实是睁眼闭眼的。再说多收的那一点,人家也没有私吞,也要孝敬上司和京官。可以说,官员们都靠这点额外收入维持体面的生活,支付迎来送往的招待费。海瑞要廉政,岂非砸人饭碗?

他的《督抚条约》还规定,上级官员视察,下级不得出城迎接,更不得设宴招待。工作餐可以有鸡鱼肉各一样,但不得供应鹅和黄酒。民众自掏腰包,也不准购买忠靖凌云巾和宛红撒金纸之类奢侈品,吃斗糖斗缠之类零嘴甜食。这就把几乎所有官员和富人的生活都搅乱了,岂能不群起而攻之?

可以说,海瑞得罪的,是整个官僚集团和上流社会。

 

不近人情的苛求只会坏事

 

廉政瞭望:附加税是合法的吗?

 

易中天:至少半合法。碎银铸成银锭,粮食运往京师,都会有损耗,所以原本就要多收一点。这就叫“耗羡”。只是多收多少,没谱。

 

廉政瞭望:后来雍正搞的“耗羡归公”就跟这有关?

 

易中天:正是。

 

廉政瞭望:雍正的耗羡归公,高薪养廉,好像也没有成功地遏制腐败,乾隆时又出了大贪官和珅。这是为什么?

 

易中天:搞晚了。腐败已经变成习惯性和制度性的,贪腐所得远远超过养廉银的数额,哪里止得住?肯定前腐后继。再说他也没有否定耗羡,只不过要求地方官将耗羡上交,然后自上而下再分配,这又哪里能够解决问题?

 

 

廉政瞭望:那么,明清两代官员的俸禄为什么要定那么低呢?

 

易中天:表面上看,是主张廉洁奉公,为民表率。官员们的日子如果过得清苦,全国上下便都厉行节约,勤俭持家了。这也未尝没有道理,但不能苛求,更不能把标准定得不合情理。当时官员上任要自掏路费,这就连海瑞也要抱怨。县太爷必须聘请的助理——钱粮师爷和刑名师爷,也得自己发工资,这钱从哪里来?还有,海瑞要求境内公文必须使用廉价纸张,后面也禁止留有空白,也勤俭节约得过头了。结果也只有两种,要么集体抵制,要么阳奉阴违。可见,不近人情的苛求只会坏事,无助于反腐倡廉。不过,这还不是最要命的。

 

官员的定位,权利的归属

是大问题

 

廉政瞭望:最要命的是什么呢?

 

易中天:官员的定位。表面上,他们被定位为礼乐教化的推行者,人民群众的道德楷模。实际上,是帝国权力的代理人。汉代,州的长官叫州牧,郡的长官叫郡守。牧,就是放牧牛羊。守,就是看家护院。说白了还是打工的。那你就得把工资定得合理一点吧?你给的薪酬那么低,又他看守那么多羊,不薅羊毛才怪。

 

廉政瞭望:所以要派出巡视员,建立巡察制度?

 

易中天:是的,而且有时候也管用。因为特派员直属中央,往往都是为官清正又精明强干的人员。但这靠不住,他们也拿低薪,你怎么保证不被收买?更糟糕的是,从汉代开始,巡视员总是不断地变成地方官,汉代的刺史就是从中央政府的特派员,变成了州的军政长官。清代的总督和巡抚,更是例兼最高监察机关都察院的职务,你说他是地方官呢,还是巡视员?一笔糊涂账。

 

廉政瞭望:为什么会这样?

 

易中天:因为权力不属于人民。地方官也好,巡视员也罢,都不必对人民负责。汉唐到宋,官员们还有理想,有情怀,宋代更是“与士大夫共治天下”,情况要好一些。明清两代就只是为大老板打工了,天下兴亡不关他们的痛痒。你让他们自己监督自己,岂非笑话?再说想要建立监察制度的也不是他们。

 

〇 严嵩(方佳翮绘)

 

廉政瞭望:所以,古代的反腐难免带着最高统治者的个人色彩?

 

易中天:你说得对,雍正的反腐就是这样。结果他一死,就人亡政息了。当然,制度并不是哪个人制定的。从秦汉到明清,也都有监察机关,叫御史台,明清改叫都察院,但所有的监察官员都叫御史,可见一以贯之。就连条款和程序也很健全,几乎可以确保他们行使权力。可惜治标不治本,因为反腐的目的不是为了人民。如果像嘉靖那样,纵容严嵩、严世蕃父子贪腐,监察官员又能如何?

 

廉政瞭望:嘉靖是故意的吗?

 

易中天:有意无意吧!至少在他看来,听话更重要,贪点也没啥。所以,官员的定位,权力的归属,是大问题。

 

榜样的作用是有限的

不可能代替一切

 

 

廉政瞭望:定位错乱,归属不明,又该如何呢?

 

易中天:也只能依靠道德教育。

 

廉政瞭望:确实,尽管有监察体系,整个文官体系的支柱仍旧是道德,是吧?

 

易中天:是的,至少理论上是。这就要有榜样,海瑞就是。所以,他愤而辞官十六年后,又被朝廷召了回来,还连升三级,成为南京政府正二品的最高监察官员。首辅申时行给他写信说:“维公祖久居山林,于圣朝为阙典。”公祖本是老百姓对知府和巡抚的尊称。申时行是长洲县人,家乡属于苏州府,所以这话说得很客气,字面意思也很漂亮:让您老人家长期隐居,对于圣朝实在是憾事。但既然是圣朝,当然无腐可反。那又要他做什么呢?

 

 

廉政瞭望:做摆设?

 

易中天:准确地说是做榜样。万历就说:(海瑞)当局任事,恐非所长,而用以镇雅俗、励颓风,未为无补。也就是说,不管怎样,榜样还是要有的。至于实际效果如何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

廉政瞭望:榜样不该要吗?

 

易中天:怎么能说不该要?当然得要。何况要倡廉,也必须靠好人。只是我们得清楚,榜样的作用是有限的,不可能代替一切。反腐和倡廉是两个方面,现实的问题还需要有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,包括监察制度的建设和完善。

 

廉政瞭望:但是民众对清官的渴望,包括对其道德品行的要求,比对监察制度建设的关注强烈得多。您认为,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情况?

 

易中天:简单地说,就是民众看不到制度有什么用,只知道如果遇到清官,自己的日子就好过得多。历朝历代的监察制度,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每个人的遭遇却不一样。那么,民众除了盼望清官,还能盼什么?只有侠客。所以,中国古代的清官戏长盛不衰,武侠小说也大受欢迎。

 

廉政瞭望:那您认为,有可能走出历史周期律吗?

 

易中天:有可能,也必须。只是怎么做,我答不上来。

 

更多精彩内容,请大家关注我的新书《易中天中华史:严嵩与张居正》。

 

 

 



推荐 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