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易中天 > 安倍晋三,一个另类的官三代

安倍晋三,一个另类的官三代

作者:陈勤

2018 年 9 月,安倍晋三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,首相任期再延 3年,届时期满,其任期全长将达 3567 天,逼近 10 年,超越明治及大正时代 3 度出任首相、任期 2886 天的桂太郎,成为日本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。一个“官三代”,能数次得到日本选民的认可,居然创造出一个日本史上第一的纪录,肯定有其特别或说是足够另类之处。

 

○桂太郎

 

在《简明日本史》第七章里,我已经介绍过日本的几大政治家族,其中最厉害的就是安倍家族。安倍晋三之所以冲出重围成为日本战后最年轻的首相,躲不开会投胎沾了祖宗们的光。

但如果仅仅是这样,他就称不上是一个另类的“官三代”了。说他另类,是因为他在 2012 年主要靠自己的本事东山再起,连任了 3 届首相,已经在改变着日本历史发展的进程。

 

○安倍家族

 

安倍的执政理念十分清晰而且一以贯之,就是要推动日本走向“正常国家”,重视牢固日美同盟,主张修宪并承认日本拥有集体自卫权的条款。

在经济上

他推行“安倍经济学”,这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以首相名字命名的经济发展方针,其主旨是让日本的经济正常化。安倍清醒地意识到,从 20 世纪 50 年代到 80 年代日本经济的高速增长,是一种超常规的非常态,是一个不可能再现的奇迹。

他主张让日本的经济发展常态化,既要走出经济泡沫破灭后的泥沼又不能再盲目追求高速度。

为此,安倍内阁一直在用超宽松的方式来刺激经济,力图以轻度的通货膨胀来使日本经济发展正常化。

安倍的一大举措,就是动用国家和银行的资金先推高股市,这不仅改善了企业的经营状况,更让日本股民得到了好处。

当然股民也用选票回报了安倍。

 

○安倍经济学

 

因为 2008 年以来世界经济的普遍不景气,特别是安倍一直想要推进的消费税增税改革(将税率从 8% 上调到 10%)一直遭到民众的反对,“安倍经济学”并没有像他自我标榜的那么神奇。但不可否认,日本经济在安倍手下的确出现了转机,比如连普通百姓都听说过的 GDP 提高了,进出口增加了,失业率下降了,一切好像正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。日本在持续低迷 20 余年后,终于又迎来了一次经济复苏,这大概可以称为“小确幸经济”吧。

在政治上

安倍以“希望追求国家正常化,提高防卫能力,提升美日同盟,摆脱历史问题桎梏”为其施政方针。为了落实这个方针,2015 年 9 月在安倍的推进下,日本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,这个总停留在《新闻联播》里的名词是个什么东西?

法案有两项,一则《国际和平支援法案》,一则《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》。

安倍急着修法案,可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急于赋予日本集体自卫权,扩大自卫队在海内外的军事参与权力。这意味着,如果日本再任性起来,可以随时发动武力攻击,此外如果日本政府获得国会批准,甚至可以向海外派遣自卫队参与到盟国的战略建设。更通俗地说,就是日本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帮盟友打架了。

安倍如此执着于修宪,除了要让国家“正常化”外

主要的动因有两个:

一个是近些年来中国的迅速崛起,让日本本来就有的危机感更加强烈。

另外一个则是朝鲜拥有核武器的迫在眉睫的威胁。

尽管美国信誓旦旦保证自己将会罩着日本,但这并不能完全缓解日本的焦虑——把本国的国防完全交给外国,有谁能够完全放下心呢?出于这种国防焦虑,安倍也要全力推动修改日本和平宪法。

 

○美日同盟

 

此外,美国老大态度的松动,也是安倍敢如此加速修宪的一个原因。

根据美日签订的安保条约,美国有责任罩着日本的国防,而日本因为集体自卫权的控制,无法给予美国适时的支援。对于这样义务不对等的防卫关系,美国人也一直颇有微词,特朗普总统上任后,更不愿意白花钱保障日本安全。随着近些年来东亚格局的变化,特别是朝鲜拥核的现实威胁出现后,对美国而言,比起像二战结束初期那样压制日本的军事力量,拥有日本这样一个有足够实力的盟友看起来对自己更加有利一些。美国认为,毕竟日本本土有美国驻军,又经历过民主化改革,已经不太可能像二战时那样掀起什么风浪来。

而安倍长期且强势的主政,意味着他修改宪法、为自卫队“正名”、让日本国家“正常化”等政治夙愿,有望在其任内完成。这在战略角度上看,是美日的共赢:美国得到了一个有钱还能干的盟友,而日本则借此机会咸鱼翻身,从一个“残疾国家”变成“正常国家”。而最要担心的则是中国:无论是出于现实的政治考量,还是对历史悲剧重演的隐忧,中国都不乐于看到这样的结果。

 

○日本民众抗议新安保法案

 

不过,我们其实也不用对此过分紧张。且不说在日本修宪并不那么容易,即便是安倍成功修宪了,局面可能也恶劣不到哪儿去。

因为,第一,所谓的“日本军国主义复活”还只是一个纸面上的猜想,实质上并没有出现。看军费就知道了——自从安倍上台之后,国家预算里面军费一直都没有提高,一直都在GDP的1%左右徘徊,这个比例比几乎所有国家包括中国还要低。从任何方面来看,日本现在都不是一个法西斯或者军国主义国家。

第二,与二战前日本脆弱的民主政治相比,经过彻底改革后的日本,已经是一个多元化且权力制衡的国家,孕育法西斯专制的土壤已经基本不复存在。加之日本国内仍将广泛存在的反战思想、美国的牵制作用、中国今非昔比的国力威慑,并不需要忧虑再次爆发全面战争。而小规模的政治摩擦本来就已日常化,更没有担心的理由。

客观地说,日本国家的“正常化”已成为大的趋势——70 多年过去了,如今的政治格局与二战刚结束之时,已经完全不同。日本不可能永久维持战败的体系。那些经历过战争残酷的人终究会死去,而不知战争为何物的新一代青年们则掌握着未来。接受着反战教育长大的日本年轻一代,心中对战争多多少少有厌恶和抵触,和平主义在这一代人心中已经根深蒂固。他们实际上是抱持着“希望拥有正常国家资格、摆脱历史问题桎梏,但是又不想要和任何国家发生战争”的希望——不管这种希望看上去矛盾不矛盾,他们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

○酷日本

 

 

在文化上

安倍在文化方面也有大动作。

2012年底,他第二次组阁上台后不久即连续召开“酷日本推进会议”,渴望以输出文化产品重塑日本形象,传播日本梦想,重拾骄傲和自信。

其终极目标,就是引领日本迈向文化大国,推动日本文化向全球输出。

 

(本文选自陈勤《简明日本史》)

 

(点击图片即可购买)

 



推荐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