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易中天 > 易中天:张陶被批捕,是因为打伤了院士吗?

易中天:张陶被批捕,是因为打伤了院士吗?

张陶被批捕了,这回是真的。
 
应该为北京检方点赞。
 
但我很不喜欢某些自媒体和评论在谈到此事时的口气和说法:
 
张陶因打伤两院士被批捕
 
这意思好像在说,如果他打的不是院士,就可以逍遥法外了。苟如此,则我等永远当不上院士(哪怕只是国际宇航科学院那样非政府性组织院士)的,岂非可以随便打来?
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打伤了谁都不行。
 
相反,如果是两院院士打了快递小哥,我觉得那才叫更不像话。
 
尽管这种可能性极小。
 
当然,先前强调被打的是院士,未尝没有这样的潜台词:院士都敢打,他有来头吧?
 
谣言也马上来了:某某和某某的后代。
 
这真是想象力丰富。如果张陶叫叶爱,是不是会说他是大清皇族,父亲姓叶赫那拉,母亲姓爱新觉罗?
 
谣言有市场,并非没有原因。我们的历史记忆中,从来就有对权势傲慢的愤恨,对不畏强暴的敬重。否则,下面那句话,就不会脍炙人口,流传至今:
 
若士必怒,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,天下缟素。
 
但,那是在战国。
 
战国恃力。谁的武力强大,谁就是爷。打不过的,只能拼上自己的命。张陶与两位受害人却都是中国公民,有什么问题不能通过法律途径和协商方式来解决呢?
 
现在倒好,什么都打没了。
出来混,是要还的。如果还要作,还要目无法纪,自以为有恃无恐,那就会还得更多。
 
董事长张陶如此,徽州宴老板娘亦然。
 
所以,千万不要张狂。
 
噫!
古之时,
若士必怒,
伏尸二人,
流血五步。
现如今,
嚣张跋扈,
检方公诉,
天下憎恶。
 
|若士之怒|
 
吞并了韩国和魏国以后,秦王盯上了安陵。
 
安陵是个小国,在今天的河南鄢陵西北,面积只有方圆五十里。这样的小国,如果也动用军事力量去征服,实在是杀鸡用了牛刀,即便得逞也没有面子。
 
古人的说法,叫胜之不武。
 
于是,秦王嬴政便派人去对安陵的国君说:寡人打算用五百里地换你们安陵。安陵君啊,你就答应了寡人吧!
 
安陵君却不同意。
 
他的应对,是派唐雎使秦。
 
秦王见了唐雎,劈头盖脸便问:安陵君不听寡人的,是何原因?想那韩国和魏国都被灭亡,安陵却得以幸存,不过因为寡人敬重安陵君是忠厚长者,不打他主意罢了。如今不肯以小换大,是看不起寡人吗?
 
唐雎说:岂敢!只因为受地于先王,必须死守,哪怕许诺千里之地也不敢交换。
 
秦王勃然大怒,问:先生可曾听说过天子之怒?
 
唐雎说:不曾。
 
秦王说: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。
 
唐雎反问:大王可曾听说过布衣之怒?
 
秦王撇了撇嘴说:布衣之怒,不过摘掉帽子,光着双脚,把头往地上撞罢了!
 
唐雎说:此庸夫之怒也,非士之怒也。若士必怒,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,天下缟素。今天只怕就是这样。
 
说完,他拔剑出鞘,站了起来。
 
秦王立即直起了身子,向唐雎道歉说:先生请坐!何至于此!韩亡魏灭而安陵以五十里存,只因为有先生。
 
出自《战国策·魏策四》
 
注: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



推荐 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