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易中天 > 易中天:元宵夜灯火阑珊处,那女人是谁

易中天:元宵夜灯火阑珊处,那女人是谁

元宵夜的诗词很多。

我之最爱,是辛弃疾的《青玉案》

先照录全词,诸位也可以跳过去:

 

青玉案

 

东风夜放花千树

更吹落

星如雨

宝马雕车香满路

凤箫声动

玉壶光转

一夜鱼龙舞

 

蛾儿雪柳黄金缕

笑语盈盈暗香去

众里寻他千百度

蓦然回首

那人却在

灯火阑珊处

 

毫无疑问,这首词写的是正月十五狂欢夜。

狂欢的习俗早就有了,就连实行宵禁制度的隋唐也要开禁三天。行道树上挂满花灯,护城河也变成星河,难怪苏味道的《正月十五日夜》说:

火树银花合

星桥铁锁开

 

卢照邻的《正月十五夜灯》也说:

接汉疑星落

依楼似月悬

不设宵禁的宋代元宵夜,就更是热闹非凡;辛弃疾的笔下也不仅有灯,还有烟花。烟花腾空而起,直上云霄,再坠落下来,就像流星。

枝头灯似繁花,天空火如星雨,这都要拜冬去春来所赐,所以说:

 

东风夜放花千树

更吹落

星如雨

 

春天的气息,狂欢的氛围,扑面而来。

有此开篇不凡,后面对狂欢夜的描述也就声情并茂:

 

宝马雕车香满路

凤箫声动

玉壶光转

一夜鱼龙舞

 

这里面,

有视觉——玉壶光转

有听觉——凤箫声动

还有嗅觉——香满路

一夜鱼龙舞,更是总结得干净利落又绝无遗憾。

而且,由于使用长短句和仄声韵,读起来就比前面引用的唐诗更具有冲击力。

下阕笔锋一转,由景而人,并且是女人:

 

蛾儿雪柳黄金缕

笑语盈盈暗香去

 

 狂欢夜的女人,以前的诗人也写过,但多为群像,比如苏味道的《正月十五日夜》中那些浓妆艳抹、唱着《梅花落》的:

 

游妓皆秾李

行歌尽落梅

 辛弃疾却写到了个人:

 

众里寻他千百度

蓦然回首

那人却在

灯火阑珊处

 

古汉语中,他和她是同一个字。

那么,她是谁啊?

欧阳修(或朱淑真,或秦观)的《生查子》或许能够回答:

去年元夜时

花市灯如昼

月上柳梢头

人约黄昏后

 

今年元夜时

月与灯依旧

不见去年人

泪满春衫袖

 看来,元宵夜的邂逅和惦记,由来已久。

不同的是,欧阳修词中的“去年人”没有再见,辛弃疾词中的却见着了。

只是,在那并不引人注意的灯火阑珊处。

但,无论见与不见,也都是感性具体的鲜活的个人。

唯其如此,欧阳修的《生查子》和辛弃疾的《青玉案》才成为元宵夜诗词中名篇的名篇,尽管我们不知道那两个人的真实姓名。

毕竟,忽略了个体存在的宏大叙事其实很难深入人心。

不过,那位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的又是谁?

应该不是《红楼梦》里拐走甄士隐女儿的人贩子,更不是《水浒传》中劈死小衙内的李逵。

朗朗乾坤,不该有那种事!

 



推荐 136